2013年以來,八項規定、六項禁令、反腐風暴、福利改革……催生了公務員的新焦慮症,越來越多的官員跳出體制,醞釀第三波官員下海潮。有全國政協委員認為,“公務員熱”的退潮恰恰說明市場正在起決定作用。高壓之下,基層公務員神經長期繃緊,出現了部分公務員辭職,工作積極性不高,焦慮的現象。(5月23日《南方周末》)
  在中央接連下發反腐和改革的多項文件之下,公務員隊伍哀鴻一片:有因為工資福利被削,要辭職的;有擔憂公考退燒,無法吸引優秀人才的;更有提公務員現在焦慮彷徨的,總之,公務員隊伍現在很難受,不高興!然而,在筆者看來,改革都會經歷陣痛,忍住了,就會迎來艷陽天!
  改革之下,首先公務員的福利待遇要回歸正常。體制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魔力,吸引中國當下的精英,在於體制內的各種隱性福利:一個東部某市的供電局的處長,一個月獎金5萬,公車、用不完的哈根達斯券和超市卡……再加上各種保險、公積金,廉價的集資房,這些對於當下中國來說,既是福利,更是一種優越。讓工資福利回歸正常,斬斷灰色收入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讓公務員的工資回歸市場正常。據媒體報道,發達國家國家,如日本、美國、德國的公務員工資在社會平均工資的1.1倍左右,我們的公務員工資改革也可借鑒成功之經驗。
  工資福利的回歸自然是基礎,但是,筆者認為,更重要的是讓公務員心態回歸正常。如果把公務員當成一種正常的職業,和教師、商人、甚至普通清潔工一樣的一份工作,就不會有那麼多人焦慮抱怨了。而且更重要的是,公務員本來要求的就是“德才”,而不是“得財”。這一職業要求從業者有更高的服務意識,更強烈的責任意識。
  改革之下,必有陣痛。日本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實行《國家公務員倫理法》,大刀闊斧對公務員進行限制,也曾遇到了來自公務員群體的巨大阻力,甚至曾出現過一些過激反應和混亂。但當時政府頂住了壓力,如今日本的清廉指數此後穩定排在世界17位左右。新加坡和香港在嚴厲反腐之前,也曾貪腐橫行,改革也曾遇到各種阻力,新加坡為此嚴刑峻法;香港電影中,著名的《廉政公署》、《五億探長雷洛傳》等,即是廉政公署初建之時,直面貪腐時面臨的困境。
  回過頭來看日本、香港、新加坡的改革歷程,應該說他們是幸運的,如果當初他們沒有忍住陣痛,現今的香港就不會是世界金融中心,新加坡也難成“花園城市”。在公務員仍未回歸正常之前,任何陣痛都是一時的,讓上帝的歸上帝,讓凱撒的歸凱撒,陣痛之前流產的,就讓他們去吧!
  文/梁雲風  (原標題:公務員改革不要被陣痛嚇退)
創作者介紹

alice

do15dozc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