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邊
  □姬瑞
  第一次聽說蔡老大,是在同事電話里。同事是位社區檢察官,那天接到個電話,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人的高門大嗓,說法院法官判案不公,硬逼著她在調解書上簽字。同事開玩笑說大嬸,聽你這中氣十足的,要逼你簽字恐怕不容易吧。
  第二次也是只聞其聲,那時候我還在反瀆局工作。有一天聽到樓下有人大哭,被控申科同事勸解,後來知道是蔡老大又來了。出於好奇我多問了幾句,原來蔡老大幾年前和丈夫在法院調解離婚了,調解書最後確定的內容是蔡老大和丈夫離婚,一人撫養一個孩子。幾年過去了,蔡老大忽然開始翻起老賬,說當時離婚是法官逼著自己在調解書上簽字,並非自願。她去法院鬧,來檢察院又鬧了幾回。
  調到控申科工作沒多久的一天下午,有人推開舉報中心的門,我站起來迎接,倒水讓座。來訪的是一個四十歲上下的女人,個子不高,非常消瘦,雙手的指關節粗大而且好像不能彎曲。她落座後就開始訴說,我聽著聽著恍然,原來她就是蔡老大。我之前如同事調侃所說,以為有著那樣嗓門的女人必定有一個好身體,然而眼前的女人神情憔悴,與我想像完全不搭邊。
  仔細傾聽之後我懂了,蔡老大不是後悔離了婚,也沒有法官逼她簽字,她之所以舊事重提,是因為自己身患關節炎,手腿關節彎曲困難,無法打工養家,撫養只有10歲的孩子。她想讓前夫給自己一點幫助,好讓日子能過得下去。然而前夫卻以離婚拒絕了她所有的請求,無奈之下,她只好四處上訪。我鄭重告訴她,有困難可以尋求大家的幫助,但是不可以隨便誣陷法官。
  蔡老大聽了低下頭,囁嚅著說每次給大家說的時候總是情緒激動,一激動就說不清了,大家聽不清就對她誤解了。我告訴蔡老大現在她勞動能力不足以撫養兒子,而且兒子日漸長大,花費也越來越大,可以以兒子的名義訴前夫要求撫養費。蔡老大抹著眼淚走了。
  最後一次見到蔡老大是個下雨天,我到單位的時候她已經等在門口了。她拿來了一份判決書,我看了心中一喜,判決內容是讓蔡老大的前夫每月給蔡老大撫養的孩子1000元。我問她對這個結果滿意嗎,蔡老大說妹子,今天我來就是找你商量來了,有人給我出主意說讓我上訴看能不能再多弄點錢。我告訴蔡老大上訴與否是你的權利,只能自己做決定,我能告訴你的只是上訴的期限和上訴後的處理程序。那天我送蔡老大出門的時候雨還在下,我把我的傘給她,她怎麼都不要,只對我說妹子你讓我心裡覺得暖和了。
  從那之後我沒有再見蔡老大,我想,我希望她從此過得幸福。
  (作者單位:陝西省金台縣檢察院)
  (原標題:蔡老大)
創作者介紹

alice

do15dozc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