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少蓮
  “紅顏暗與流年換”是宋朝詞人晏幾道《蝶戀花》中的句子。歲月流年,在不經意間,就讓一個年方十八,容顏如花的嬌媚女子,漸行漸遠,青春不再,人老珠黃。讀著這樣的句子,有人不免心中悲涼,但我感覺未必如此。
  自知之明告訴我,我老了許多。皮膚不如年輕時光亮緊致,身段不如年輕時窈窕曼妙,就連外人不易察覺的說話的聲音,也沒能逃脫歲月流年的印記,日漸沙啞。那曾經的青春時代和亮麗容顏,都成了過眼雲煙,再也回不到我身上來了。現今,我的臉就是再洗,也洗不去上面的斑點,身形也不再如白楊那般挺拔。
  可還是有人對我說:“你比年輕時漂亮。”我莞爾,那隻是隨著年齡的增長,曾經的歲月讓我有了花開花落的沉靜,曾經的流年讓我有了雲卷雲舒的從容。為此,我感恩流年,是它讓我沉澱至純、濯汰成寶;是它讓我落花還開、水流不斷。
  感恩流年贈我優雅。優雅是藝術與文化的結合,它不是與生俱來的,因此年輕時,我不懂優雅。直到隨著歲月的增長,流年的遠逝,我逐漸有了生活的歷練,書香的熏陶,人生才變得飽滿和豐富,在此之上,才開始呈現出一種優雅。
  感恩流年贈我不爭。不爭就是得之不喜、失之不憂、寵辱不驚、去留無意;就是躲進小樓成一統,管他春夏與秋冬;就是由來功名輸勛烈,心中無私天地寬。年少時,我未必做得好,甚至失了心境的平和,身體的健康,以及朋友間的友誼。現在,我懂得了和為貴,愛人愛己愛生活,心態平和,恬然自得。
  感恩流年贈我豁達。年輕的時候,我的氣量不夠,性格也不開朗,是流年讓我學會了不斤斤計較,不刻意強求,在安然平靜中生活,淡泊自然、笑看人生,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,是流年讓我在生命的某一刻幡然醒悟,從此明月清風,波瀾不驚。
  感恩流年贈我包容。生活於這世上的人,有如我的,也有不如我的。是歲月流年教會我,懂得擔待,懂得諒解,得饒人處且饒人。是歲月流年讓我知道,故作清高、自以為是是一種失態;目空一切、唯我獨尊是一種狂妄。
  那些似水流年,曾給了我很多,流水春花、關山秋月、西日東雨,天高地闊。
  因此,叩拜流年。  (原標題:叩拜流年)
創作者介紹

alice

do15dozc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